Skip to content

[bash]关于if语句中的逻辑运算

六月 6, 2013

最近有友人问我,bash中的if语句怎样加入多个条件判断(boolean expression)的运算,比如使用”与”(and)或者“或”(or)连接的逻辑运算,类似于C中的语句:

if  ( prime == 9973 || prime == 10007 )

实际上有很长时间我自己都一直认为bash的if语句中只能有单个的条件判断,所以我以前都是这样做的……

if [ $prime -eq 9973 ]; then
echo $prime
elif [ $prime -eq 10007 ]; then
echo $prime
fi
实际上if语句中是可以加入逻辑运算的……只是因为bash在这一方面的语法一点也不直观化,所以我猜很多想当然的童鞋都和我一样试了几次就放弃了,比如:

if [ $prime -eq 9973  || $prime -eq 10007  ]  # 采用c的方式……不行

或者

if [ [ $prime -eq 9973 ] -o [ $prime -eq 10007 ] ]  # 这个很直观,但是不行

或者

if [ [ $prime -eq 9973 ]  || [ $prime -eq 10007 ] ]  # 这个也不行

想要加入逻辑运算的话,实际上需要这样(!):

if  [ $prime -eq 9973  -o  $prime -eq 10007 ]

出乎意料的简单……但如果有很多逻辑项的话,估计看起来很累,
另外一个不那么考验运算符优先级判断的方法是:

if  [[ $prime -eq 9973  ||  $prime -eq 10007 ]]

即加入双重括号……这大概会让程序(稍微的)变得好读些
BTW,似乎想要在bash中启用逻辑与或非运算符号(&&,||,!)必须要使用双重括号。

Advertisements

关于EVA Q片头使用的歌曲『ひとりじゃないの』

五月 11, 2013

近日有友人向Y某问起EVA新剧场版开头マリ君( 真希波·マリ·イラストリアス)唱的是什么歌,毫无疑问的是这个是(yet another)无用的冷知识,但既然有人诚心诚意的发问了……
咳,这个歌实际上早在TV trailer的所谓“冒頭6分38秒”就吸引我的注意了,但是因为这个歌在片中还伴随着爆炸和战斗场景(而且マリ君在大多数时间都在にゃにゃにゃ的哼),所以实际上我听出来的歌词只有两句:

ひとりじゃないって
(にゃにゃにゃにゃにゃにゃにゃ~)
ステキのことね
(にゃにゃにゃにゃにゃにゃにゃ~)

但也足够google出这首歌的来源:
天地真理的早期作品「ひとりじゃないの」(72年):

大概是因为原唱歌手的名字和マリ是一样的?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变态监督本人的个人爱好,比如新剧场版的第一部中的翼をください就是这类怀旧金曲……
实际上マリ君在上一部剧场版中出场的时候唱的歌还要更老(三百六十五歩のマーチ),此君似乎被设定为喜好这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格的歌曲(所谓“昭和歌谣”),显然和角色设定的年龄完全不符,阴谋论的说法也是层出不穷(去看EVA的人有几个不喜欢阴谋论的……),不过对于一个一切成谜的诡异角色来说大概也算是个不错的设定。

 

(url update…)

春節快樂…

二月 9, 2013

蛇年到了,這裡做了一張春節明信片,祝我的朋友們新春快樂,萬事如意。
Spring_festival_card
雖然明信片上面寫的是梅花,但是這實際上是海棠(Malus Micromalus),是前日趁著我家的盆景海棠開放的時候拍攝的,感覺比較適合春節的喜慶氣息。

2012.07达尔文

一月 12, 2013

此为去年到澳大利亚达尔文参加某学术腐败会议的一些照片和记录,但是由于全知全能的GFW的原因在Draft里面躺了半年,目前趁着更新翻墙工具的时候发出来。你问我为什么翻墙……

“Because it’s there.”

George Mallory

达尔文市是Northern Territory的首府,鉴于Northern Territory地广人稀,这样一个十二万人口的城市已经可以算是大型城市了……和很多次会议的经历差不多的是,Y某又基本把时间都耗在准备报告上了,没有什么机会去自己四处转转,所以还是那句话:这次的遗憾就给下次自己去玩创造理由了……
mitchell street
达尔文市CBD所在的Mitchell Street,也是当地最繁华的街道,当然其实街道总共就那么几条了,达尔文屈指可数的几幢高层建筑(层数>3)基本都集中在这条街道上……白天人不多,晚上就会充满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喝酒的年轻人。
Banyan view

Y某人去住的某便宜旅馆的后院。看起来不错,当然也只是看起来而已……然而达尔文的旅馆价格基本都是难以想象的贵,我住的青年旅舍这个级别的房间的价格在别的地方可能已经可以住进星级宾馆了……不过至少还都干净。另外,虽然说澳大利亚是南半球,但是由于达尔文离赤道太近,其实也没有什么冬夏之分,仅仅是雨季旱季而已,不下雨对所有人来说大概都是件好事,至少不会潮湿的没法住。自然,如果您有钱,也可以去住个不错的宾馆,当然价格也很惊人。

Eucalyptus
市内随处可见的美丽桉树。达尔文最大的好处对我来说大概是容易有机会独处……当你意识到方圆数百米没有一个人的时候,没有觉得孤独,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平静,奇妙的感觉……

darwin sunset

夕阳的海滩,退潮的时候会有很多人去海滩上捡贝壳,然后大家在一起等着太阳下山……我倒是没有捡到贝壳,然而有些其他的收获。
hermit crab

寄居蟹,还没有我的手指甲大,稍有动静就会缩进壳里的家伙。

darwin night sky
从海滩看到的南天星空(点击看大图),这次没有把相机放到石头上!我带着(便携)三脚架了!
这是我第一次到达南半球,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据说是全天最璀璨的南十字座(中间画面偏上的十字形星座,虽然我觉得其实不如猎户座壮丽)即使在城市的灯光下,星空也清晰可辨。某德国友人和我还争论了一下某颗星是什么,由于对南天的星座完全不熟悉,因此两人拿出了google sky map来现……而很失败的发现那个原来是土星……呃

controlled burning
在海滩上看到的森林大火的场面。虽然在几十公里之外,仍然能够感觉到火带来的威慑……曝光时间可以通过船在海面上漂的距离来猜。需要说明的这个并不是自然的火灾,而是所谓controlled burning,旱季的时候rangers会组织这样的活动,烧掉一些灌木落叶等易燃物,以降低发生大型火灾的风险。不过话说这个还不够大么…

fried rice

某种(泰式)炒饭,和之前在某地的经历相似的,由于朋友们的坚持,几天之内吃的除了中餐就是泰餐……

darwin xxxx
本地的啤酒XXXX,虽然没有Guiness那样难喝,相对比较清爽,但是我对于酒仍然提不起兴趣……

野外考察被安排在了Litchfield National Park,听着名字就有很多litch/liche/lich(误),不过由于队里有很多人可以施9级法,所以我也不太担心(大误)

Jungle litchfield

丛林中的溪流,由于是旱季,丛林中的藤本植物和灌木都不是很茂盛,所以至少走路还不会受影响……
这张照片手持曝光0.5s想要得到些水流的效果……再长就端不住了

florence falls

Florence falls, 因为是旱季,水面也不宽广,水量也小,所以并不是很漂亮,不过如果是雨季的话,我站的地方就是水里了……

虽然想要用慢门来照,但是由于来的时间不凑巧,光线不合适,而且既没有天光镜也没有中灰镜,所以只能算了

Eclectus

恰好遇到的折衷鹦鹉(Eclectus Roratus),这个神奇的名字大概是从拉丁文直译过来的,梗大概是从这种鹦鹉明显的两性异形而来,这是一种东南亚和北澳原生的攀禽,尽管不是传统上训练用来说话的品种,实际上它们经过训练可以说话而且说的不错。这一只是雄性,似乎根本不怕人,很有兴趣的看着一帮人在周围照相

unknown from litchfield

美丽的荒漠灌木,密集恐惧症患者的克星!但是不知道叫做什么……这种鳞状肉质叶看起来更像柽柳科(tamarisk)但是花序完全不对……有认识的人来告诉我一下罢

wangi falls
Wangi Falls, 前面有一个很大的湖,由于正午很热,所以很多人到了穿着衣服就跳下去了……

Pteropus
狐蝠(Pteropus, or “flying fox”),是一种吃水果的蝙蝠,白天虽然一般在睡觉,看起来像是挂在树梢上的黑色塑料袋,但是也绝不畏惧在白天飞行,谁来告诉我世代要高到什么地步才能不怕阳光(大误)?

 termite mounds

说到Litchfield….看看这满眼的墓碑!

(grin) o rise my mindless undead minions~~

实际上这个是白蚁丘(Termite mounds),也就是白蚁们居住的高楼大厦……很多都有5米高,坚硬的像混凝土一样。

termites

像月球表面一样的蚁丘。但是蚁丘上看到的基本都是红蚂蚁(Fire ants),难道已经鸠占鹊巢了么……

Ostrich

看起来就相当危险的鸵鸟,这一只大概和我差不多高,还好有铁丝网挡着……本来在之前有机会照到一只沙袋鼠(wallaby),但是被它迅速逃了,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再见到

linuxmint/ubuntu下解决ath9000芯片WIFI速度过慢的问题

九月 7, 2012

本文是ath9000芯片的无线网卡在linux内核3.2中速度过慢问题的解决方案。如果你发现在装了新linux系统之后wifi速度慢的无以复加,并且执行

uname -a

又发现自己的内核是3.2的话,不妨试试下面的方法。嗯,这个其实是三个月之前的文,一直是Draft,忘了发……按照Y某人传统的说法,这个bug应该算是linux内核3.2的新特性(死),所以不论是ubuntu (12.04) 还是linuxmint (13) 似乎都有这个问题。
一般来说,这个问题是出在内核驱动程序上面,其硬件加密模块似乎有些问题。解决办法也很简单:用软件加密代替……

编辑文件/etc/modprobe.d/ath9k.conf(如果有的话,没有的话就创建一个)

sudo vi /etc/modprobe.d/ath9k.conf

在其最后一行加入: options ath9k nohwcrypt=1
之后重新login(大概)就可以了。至少我的笔记本似乎没问题了

如果上述结果不灵,有可能是因为你的芯片使用IEEE 802.11bgn模式中的n模式有些问题,解决方法同样是简单粗暴的将这一标准屏蔽……编辑文件

sudo vi /etc/modprobe.d/iwlwifi-disable11n.conf

在其最后一行加入:

options iwlwifi 11n_disable=1

同样重新login(也许)就能解决问题。

2012.06.06金星凌日

六月 15, 2012

此为前一阵金星凌日(Transit of Venus)时照的一些照片;由于下一次金星凌日就要等到2117年,而我们自信等不到那个时候(除非冷冻到宇宙世纪……),所以特意的去天文馆看了一下。虽然其实天文馆有一台takahashi的望远镜给爱好者们照相用,但是因为他们只有佳能转接口(这就是买杂牌相机的坏处),所以最终拍照还是要靠跟随我多年的50-200/f5.6+astrosolar(巴德膜),尽管由于由于Y某的人品问题,这次和上次的日食那一次一样天气很糟糕,能见度很低,这一记录过无数重大天文现象的廉价镜头仍然不辱使命(?)的拍到了些东西……

说起来金星凌日或太白犯主应属于凶兆……李世民玄武门之变和慈禧垂帘听政似乎都是在金星凌日那一年,然而从概率上看,中国历史上没有金星凌日的时候,下克上的事情其实更多,所以说么……

这是没有巴德膜时,用偏光镜+太阳镜的神奇组合照的(10:49)……令人惊奇的是居然也能照到金星这个小黑点。虽然很模糊吧……

有了巴德膜之后总算可以照得比较清楚了(11:37),虽然金星也还是那几个像素那么大,隐隐约约似乎还可以看到一些太阳黑子……但是颜色变得很怪……


天文馆的takahashi fsq85(大概吧)及负责的大姐,由于只有佳能口的转接,很少有人去照,因而看起来很闲……

当然想要看清楚莫过于到天上……此为NASA的SDO(Solar Dynamics Observatory)卫星拍的不同电磁波段的金星凌日过程……很美,搞得像艺术片一样。

2012.05.21日食

五月 22, 2012

此为21日在北京奥体公园看日食的一些照片。本次的日环食在北京只能看到偏食,但大概是数年之内偏食范围最大的一次,下次北京再看到这种程度的日食至少要等到2020年,而全食估计要等到宇宙世纪了(……)

21日早晨北京的天气可以说是很糟,阴天,空气污染也很严重,能见度不高。出门的时候基本已经觉得会杯具了……然而正当我们闲极无聊在公园里面溜达的时候,猛一回头发现太阳居然从云层里探出头来了。还好至少看到了食甚到复原的部分,当然即使看到也只能勉强能看到太阳的轮廓。不过阴天有阴天的好处,就是基本不用护目镜和滤光镜就可以看/照太阳……准备好的偏光镜片基本上算是白拿了。

而相比起来,尽管环食带覆盖了几乎整个广东和福建,但是到深圳出差的某友人因为阴天的原因基本上看不到任何东西……在香港的某人干脆就因为阴天没起床(指,所以相对来说,尤其是相对于特意坐飞机去南方看的专业人士来说,我们还是比较有收获的了,至少投入产出比很高。本次的教训大概是不该起那么早……不到五点就出去了,弄得整个一天都很困……

(看起来像月亮的)太阳……实际上确实有晨练的大叔大婶认为这个是月亮……
按照预报的时间,这这张(0633)的照片应该是正好是食甚时照下的。太阳相对周围的景物可以说是一点都不亮……由于在云层后面,所以也根本看不出什么细节。

这张虽然按时间来说是在食甚之后(0642),我觉得好像比上一张照片的还要范围大些。

用拍的90多张照片压成的time-lapse视频,因为当时误判了太阳运行的速度,所以还没有复原,太阳就跑到镜头外面了……

复原之前一分钟左右(0748),可以看出当天的天气状况有多么恶劣……

%d 博主赞过: